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12个关键词,带你揭秘医美围猎内幕

2021-03-21 12:44:04 江苏市场监督管理局 1.02万人阅读
中国医美市场已居全球第二位,预计2022年有望达到4810亿元,而跃居世界首位。机构数据称,2023年医美用户将达2548.3万人。不少机构嗅到商机,纷纷入驻医美平台,相关APP平台也应运而生。 不过,一边是行业发展诱人的前景,一边是行业发展引发的乱象。 混乱的行业生态和蓬勃发展的诱惑力,导致大量市场份额流失至非正规市场。 医美机构增速不到整体需求规模的一半,供不应求是市场现阶段的特点,同时为“黑医美”的滋生提供了土壤。《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在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中,医院类医美机构占比为不到三成,市场黑医美乱象丛生。 图片 从产品端看,非法医美场所近八成医美设备为假货,针剂市场水货横行,正品仅到三成; 从人员构成来看,合法合规医师仅占24%; 互联网上,医美平台“贩卖焦虑”“虚假营销”,还涉及“泄露隐私”。

中国医美市场已居全球第二位,预计2022年有望达到4810亿元,而跃居世界首位。机构数据称,2023年医美用户将达2548.3万人。不少机构嗅到商机,纷纷入驻医美平台,相关APP平台也应运而生。


不过,一边是行业发展诱人的前景,一边是行业发展引发的乱象。


混乱的行业生态和蓬勃发展的诱惑力,导致大量市场份额流失至非正规市场。


医美机构增速不到整体需求规模的一半,供不应求是市场现阶段的特点,同时为“黑医美”的滋生提供了土壤。《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在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中,医院类医美机构占比为不到三成,市场黑医美乱象丛生。

 

图片

从产品端看,非法医美场所近八成医美设备为假货,针剂市场水货横行,正品仅到三成;


从人员构成来看,合法合规医师仅占24%;


互联网上,医美平台“贩卖焦虑”“虚假营销”,还涉及“泄露隐私”。

 

针对行业乱象

我们今天用12个关键词

来揭秘医美围猎内幕~

 

【人员端】

“野生专家”横行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医卫组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研究中心主任肖苒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加强医疗美容从业人员管理的提案》。提案建议,建立规范的医美人才培训体系和专科医师制度;加强民营医院医生的系统化培训;取消医美咨询师,规范医务助理;建立长效机制,加大联合执法,取缔非法的医美从业人员。

 

这是对医美乱象的两会的一次正式发声。“对于医美从业人员的管理进一步规范,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医美事故的发生。”肖苒的建议在医美业内引发讨论。与医美咨询师相关的话题成为焦点。

 

图片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教育培训中心发布的《中国医美产业专业人才现状与需求报告》显示,医美机构的服务岗位人数占比最大,且学历层次普遍偏低,非医学背景人员占比超过了60%。

 

由于医美行业在我国起步晚,目前医美咨询师尚属“三无”职业:技术质量无标准、服务行为无规范、职业技能无等级,因此,亟需建立职业准入和考核标准。

空壳与空挂

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微整形手术;医美机构虽有资质,但只是一个空壳;医美机构名下医生都是空挂,真正行医的是没有行医资格的社会人员。

 

先讲个案例。

小君在天津蓟州区嘉华帕提欧小区一间民居里完成了假体隆鼻加耳软骨手术,该手术在客厅进行,整个手术进行了近5个小时。手术后不久,小君的鼻子开始化脓。正规医院医生建议她尽快取出隆鼻的假体,否则会出现脑炎或者失明症状。


机构是否有资质?“医生”在民居中做手术是否违法?这些问题,到了事后小君才想到应该提前考察的。小君遇到的是医美“黑诊所”。


根据国家规定,医美手术需要在医疗场所由医生完成。而现实情况是,很多不具备资格的美容院在开展医疗美容项目。还有一些医美机构,因人力成本,无法聘请明星医生坐诊,将普通医生包装成明星医生,这就是业内所指“野生专家”。


类似的案例还有多起,中国质量新闻网在调查中发现,在美与利润的诱惑之下, 买卖双方,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其中的风险。

 

专家说法:中国医师协会维权委员会委员邓利强表示,所有动刀的、用药的都属于医疗美容范畴。医疗美容是指应用手术、注射和药物进行塑形。消费者对此很少有辨别的能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医疗安全交付的是那些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人。之前有机构发布的“医美黑皮书”显示,黑诊所是正规诊所的6倍,其规模小、隐蔽性强,存在难监管的问题。一名专业整形外科医生要经过至少10年的培训才能独立执业,而现在这一条件很难再做到。此外,医美圈还有一种现象也很严重,那就是挂证,消费者在接受整形手术后一旦出现问题,即便是向卫生部门举报,也会面临取证难的问题。

 

在上述案例中,手术出问题后,小君试图向给她做手术的“医生”求助,对方让她到正规微整医院将隆鼻的假体取出来。可当她到正规微整医院提出取出假体的要求时,被拒绝。之后她再联系那名“医生”,对方却将她拉黑。

 

她继续向卫生部门举报,由于取证困难,举报也是没有结果。

 

对此,专家表示,正规医疗机构有保存证据的意识,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可以回溯,而非法机构恰恰是为了规避调查,根本没有办法回溯。

假医师与资格存疑医师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文书显示,宁波海曙艺丽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曾因安排非卫生技术人员为顾客开展热玛吉医疗美容服务被顾客诉至法院,后被判决退还费用近120000元。而宁波海曙艺丽美容诊所又为新氧认证医疗机构。此外,在北京警方处理的10余起“涉及诱导消费者申请‘美容贷款’去指定医院整容而进行诈骗的案件”中,北京艾菲医疗美容等9家医美机构包括在内,而艾菲医疗美容是在新氧平台获得新氧认证的医疗机构和正品保障机构。同时,在投诉平台上,消费者对新氧发起投诉的消费案例主要也指向新氧APP上的医师、医院存在虚假宣传等。有报道称,新氧曾因此升级社区审核制度,清理违规商品涉及商家2822家。关于此类案件的详细情况,中国质量新闻网曾与新氧方面联系,但至今未得到说法。

 

事实上,信任问题一直是新氧等医美平台面临的最大痛点。机构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目前全国医美从业者在10万人以上,但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合法医师仅占行业28%。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教育培训中心主任田亚华教授表示,在医学行业,现有从业者基本靠自学成才,因为国家目前尚无专业医学美容咨询(设计)人才的规范培养途径,而医美又起步晚发展快,这两者脱节。只有通过统一的规范培训,才能彻底解决当前医美咨询(设计)技术质量无标准、服务行为无规范、职业技能无等级的问题。

 

图片

贩卖焦虑与信息泄露

医美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将运营方式操作到极限,运营方宣称能帮用户获取更多有效信息,实现需求与医疗机构精准对接,这对“爱美者”来说,确实方便了他们的选择,在价格上也获得了更多的优惠。然而,也有用户表示,互联网医美平台发的信息太多了,他们利用用户爱美的心理贩卖焦虑,炮轰式推送夸大效果的帖子,对用户强行“洗脑”,对用户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这种感觉并非夸张,很多医美APP都和医美机构合作,宣扬‘整容改变命运’,最终营造出一种焦虑情绪,让消费者发生购买行为”。市场专业人士方女士称,越是市场占有率较高的医美APP,注册时设置的选项越精心设计,目的就是给登录者产生“自己有瑕疵、不够完美的心理”。

 

“用户总感觉,浏览的内容都好像与商业有关,随便浏览几条信息,就会有医美机构的电话过来,并且还不止一家。这也是精心设计的结果。”方女士称,只要用户登录医美APP,便成了商家的目标,整个“围猎”便开始了。

 

这条由机构精心设计的“围猎”链条,由整形机构、整容博主等共同组成。方女士介绍,医美机构发布的信息,主要分为几个部分,一是整容日记,二是点评,三是拼单信息,这些信息是医美行业的线上造假产业链的起点。通过包括“社区+点评+预定”的方式,吸引目标客户,进行信息轰炸,加上心理影响,最终达到成交目的。“这都是团队化运作的成果”。

 

图片

一年前,许女士计划到广西美丽之星美容医院有限公司隆胸,整形项目还没做,却已欠下5万多元的消费贷,而且贷款公司一直不提供贷款合同。她想取消贷款,跟整形医院和贷款公司反映了一年多,但至今问题仍没能解决。


2019年7月,她到美丽之星想做假体隆胸,经该医院面诊,整形手术大概需要5万多元。该医院向她介绍办理贷款,最终获得5.23万元的贷款。


许女士说,2019年7月底她不想再做隆胸手术,便向美丽之星申请取消整形项目。但随后贷款公司却告知,已将5万多元贷款转给了整形医院,并催促她8月开始分期还款。


此后,许女士多次跟贷款公司反映,催要合同,并提出要取消贷款,贷款公司只是让她跟整形医院协商,至今没给她贷款合同。


一年多来,许女士多次从百色来南宁与整形医院协商,因双方对此存在较大争议,一直没能达成统一的处理意见。许女士说,协商期间,整形医院已搬迁,改名为广西星璨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


更让许女士担心的是,因没解除贷款合同,从2019年8月份至今,贷款和违约金累计已达8万多元,她担心这些不良记录会影响到个人征信。

专家说法:业内专业人士称,医美平台对内容的监管不是很到位,导致虚假营销的情况时有发生,用户信息在上面毫无隐私可言,随时可能泄露。这给用户带来很大隐患,需要涉事平台引起注意。

 

【产品端】

造假现象严重

根据机构预测,到2023年,轻医美项目收入将达161亿元。由于医美需求与医师培养与数量增长的不匹配,因而部分需求转向成本更低的“黑医美”。而轻医美项目中,药品及器械又是重中之重,玻尿酸注射、肉毒素注射、光子嫩肤、自体脂肪填充、超声刀、激光脱毛等占据极高营收比重。合法医美机构对器械的操作规范等要求程度高且严格,同样,这一部分未被及时满足的需求也转到了医美灰色市场端。

医美面膜陷阱

“面膜我现在只用医美的”,在社交平台上,经常能看到关于“医美面膜”的推荐。被一些商家称为“拯救皮肤神器”的“械字号面膜”“医美面膜”等颇受追捧,借助电商平台、社交媒介等营销渠道,成为流行的护肤用品。

 

然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20年1月就指出,所谓的“医美面膜”实为医用敷料,按照医疗器械管理条例,医疗器械产品不能以“面膜”为名称,不得含有“美容”“保健”等宣称词语。

 

尽管监管部门多次宣布不存在所谓的“医美面膜”,但在一些网络销售平台上,依然能见到“医美面膜”的身影。

 

在一些美妆博主的推荐中,“医美面膜”被宣传为“医院同款”,可以“祛痘淡印”,“适用于敏感肌肤”,“介于药与护肤品之间”等。那么,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

 

专家说法: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医生石蕾表示,市面上的所谓“械字号面膜”宣传过度了,“医美面膜”的叫法并不是专业名词,而是商家创造出来的。

 

国家药监局指出,所谓“械字号面膜”,其实是医用敷料,属于医疗器械范畴。医用敷料可以与创面直接或间接接触,具有吸收创面渗出液、支撑器官、防粘连或者为创面愈合提供适宜环境等医疗作用。

 

市场专业人士介绍,“敷料”指用于保护伤口、创面的医用材料,专门用于医疗治疗的棉片、纱布、膏药等就是医用敷料,而有些用于治疗目的的敷料以类似面膜的形式制造出来,在激光术、光子嫩肤、水光针等医疗美容项目后给患者使用,进行术后修复。

 

该人士表示,医用敷料的成分比较简单,“为了保证使用者不过敏,会简化成分,基本上只含有玻尿酸,而普通面膜为了提高竞争力,如增加除皱、美白功能等,成分会更加复杂”。

 

上海市皮肤病医院医生袁超指出,作为医疗器械,医用敷料在生产工艺方面比普通面膜要求更严格,医用敷料的生产药厂空气洁净度至少要在10万级以下,更适合用在有创伤创面的皮肤上。对于多数“医美面膜”宣称“敏感肌肤适用”,袁超认为,这一说法并不准确。一方面,只能说医用敷料对敏感肌肤有“舒缓、修复”作用;另一方面,敏感肌肤在实验条件下是有严格规定的,很多患者声称自己是敏感肌肤,但实际可能是皮肤病,同时,敏感肌肤也分为很多类,比如生理性敏感、病理性敏感,对是否适用于敏感肌肤的表达应谨慎。

 

《化妆品监督管理常见问题解答》中明确指出,在国家法规层面不存在“药妆品”概念,对于以化妆品名义注册或备案的产品,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药妆品”概念的,属于违法行为。

 

真假美容仪

李佳琦、薇娅、林依轮、雪梨,都在直播间被两款美容仪TriPollar(初普)和smoothskin(慕金)拖累过。

 

李佳琦带货的TriPollar(初普)美容仪涉嫌虚假宣传,理由是其直播间销售的两款初普美容仪并没有得到FDA技术认证,而这是该品牌的主要卖点之一。事件以初普代理商南京美洲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向李佳琦道歉,并删除产品介绍中的相关美国FDA认证而暂时告一段落。

 

Smoothskin慕金pure脱毛仪存在虚假宣传行为,主要证据依然是虚假宣传FDA认证。另外一点是,产品背后的Cyden公司成立于2002年,却谎称41年科研结果。

 

另有报道称,初普Stop EYE的金属部件温升实测最高达74.1℃,存在高温烫伤隐患,并导致用户额头和脸颊相继冒痘。多个平台网友反映,在使用初普美容仪时被烫伤,还会引发刺激性皮炎。初普官方在否认产品温升超限说法的同时,在京东旗舰店下架了该款产品。

 

此外,薇娅在“双十一”期间带货的雅萌美容仪,曾被央视曝光重金属镍超标,以及导入导出功能、LED光电功能无效的问题。

 

有消费者表示,有知名主播带货,又是大品牌,谁知道会出问题。

 

图片

 

电商平台上的家用美容仪目前主要存在安全隐患、虚假宣传、售后无保障、产品质量等问题是媒体报道、产品评测和用户投诉中美容仪产品的常见问题,涉及的多是头部主播直播间的当红品牌,除雅萌、初普、慕金外,还有宙斯、Refa、mesmooth、silk’n、notime等品牌。

 

目前比较流行的美容仪分为清洁型、微电流型、震动型以及射频型,其中射频美容仪近来最受追捧。射频美容仪原理和热玛吉类似,即通过可控的热损伤,让皮肤误以为自己受伤了,促进胶原蛋白的新生。

 

专家说法: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护肤技术发展分会专业人士认为,部分射频美容仪品牌存在收智商税的可能,因为射频破坏胶原蛋白是有条件的,真皮层上层的胶原蛋白至少要达到44℃,皮肤表面必须达到43(+/-0.5)℃,而市面上主流的射频美容仪温度基本都控制在42℃-45℃,能否精准控制温度是个问题。 同时,皮肤表面能承受的安全温度为40℃-43℃,超过这个温度有灼伤的风险。

 

主播带货,让家用美容仪迎来高光时刻,除国外品牌外,本土品牌如金稻、佳禾美、SKG等也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价格大多在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这些品牌大都在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出现过。“客单价高、广告费高、利润空间高,部分从业者钻了行业监管和相关权威标准缺失的空子,美容仪成了直播行业快速捞金的类目。”业内人士分析称。

热玛吉造假

九成热玛吉是水货。

 

医美平台美呗CMO(首席营销官)黄向平的一番言论,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

 

黄向平称:目前市面上四证合一的热玛吉机构仅286家,某友商抗衰节热玛吉机构累计1032家。该平台90%的热玛吉并不是正品行货,10个人做热玛吉,9个人都中招,多出的746家做热玛吉的机构哪里来?谁给它认证的?

 

黄向平在进行上述发言时,部分资料使用的是新氧App的截图。同时,新氧数据颜究院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新氧医美抗衰节”期间,新氧平台参与商家数累计达到1032家,与上述数据也较为吻合。两个信息放在一起,不由市场不猜测。坊间据此认为,黄向平的指向为新氧。

 

据了解,博士伦是热玛吉在中国大陆的唯一代理商和经销商。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提供的资料,新氧平台在医美抗衰节期间,热玛吉订单量同比增长720%,参与商家数累计为1032家。但是在同一时间段,中国大陆热玛吉唯一代理商博士伦官方认证的热玛吉机构仅有402家。如果新氧数据颜究院提供的资料准确无误,上述多出的600家热玛吉机构就是令人生疑的。

 

热玛吉官微“Thermage Beauty”最新数据显示,经博士伦认证的热玛吉官方机构在北京有40家。但在新氧医美App上,北京多家可操作热玛吉的机构并不在博士伦的授权名单中。

 

博士伦一位工作人员称,博士伦是热玛吉中国大陆的唯一代理商和经销商。如果医美机构不是博士伦的认证机构,它就不可能有博士伦的防伪贴纸。验证热玛吉设备的真假,可以通过对治疗仪器和探头扫码验证真伪来实现。

 

不过,国内有大量生产高仿版热玛吉的企业,货源充足且价格便宜。这些高仿产品所佩戴的官方logo、机器的设备规格、屏幕的尺寸大小甚至颜色比例等都和原版一模一样。有意思的是,用来检测真伪的验证码,这些高仿产品也是应有尽有。

“虚高”玻尿酸

售价2500元,成本仅32元。

 

爱美客在“轻医美”领域的策略重点为玻尿酸。

 

数据显示,注射型医美以57.04%占比重最大,玻尿酸又以66.59%占注射型医美的比重最大。而行业消息显示,玻尿酸的成本低得惊人,爱美客产品毛利率最高超过98%。

 

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爱美客的毛利率从未低于85%。2020年,其销售毛利率更是达到92.17%,这一数字不仅仅超越了医美行业平均毛利率。

 

如此高的毛利率,与爱美客深耕玻尿酸领域密不可分。

 

爱美客是首家取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面部软组织修复的注射用透明质酸钠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的国内企业。财报显示,爱美客注射类透明质酸相关产品2019年平均售价从292元到2500多元不等。其中,宝尼达平均单价为2547.49元/支,但单位成本仅为32.34元。

 

医美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其中上游为原料供应商、器械供应商、医美产品制造商等,中游为医美机构,下游是消费者。兴业证券经纪与金融研究院数据显示,上游医美产品制造商的毛利率高达88%-90%,是名副其实的暴利行业。

 

数据显示,爱美客的玻尿酸产品营收占比高达99%。以爱美客王牌产品“嗨体”为例,根据招股书显示,该产品2019年的平均售价为353元/支,毛利率为93%,按此计算实际成本仅为25元/支。

 

而这还不是爱美客毛利率最高的产品。其旗下“宝尼达”平均售价为2547元/支,毛利率高达惊人的98.7%,按此计算成本价为33元/支。

 

爱美客对于高毛利曾回应称,生物医用材料公司大多以较高的毛利水平来支撑长期研发投入的运营模式。医美注射类产品从立项到审批周期较长,商品转化的风险也较大,企业在前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来支撑产品的研发和商业转化,是典型的严行业监管、高技术壁垒、长研发周期、强资源投入的行业。

【运营端】

充斥离奇荒唐宣传

与北京美莱相关的宣传片中,出现“为患者鼻整形后,竟令其抑郁症不药而愈”的消息。

 

消息说,北京一位女子因厌恶自己的鼻子难看,竟然患上了抑郁症。然而,更令人称奇的是,当她下定决心到北京美莱医疗美容医院做完鼻整形手术后,困扰她多年的抑郁症竟然不药而愈。

 

文章中的这位北京姑娘小娜,家境优渥,父母都在高校任教,其本人是“海归”,在一家上市公司任高管。可是32岁的小娜到现在也没对象,并且,引发她失恋、失眠、失去工作以及痛苦焦虑的“元凶”就是鼻子问题,于是小娜下定决心去进行鼻整形。经过网上查询与实地察看,她最终选择北京美莱医疗美容医院鼻部整形技术主任宫风勇为自己做了手术。小娜彻底解决了鼻子问题,颜值得到了提升,笑容回到她的脸上,她将自己以前吃的抗抑郁药物全部停掉,结果也没有出现焦虑失眠等症状。她重新去应聘了一份工作,闺蜜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俩人还一见钟情,陷入热恋之中。

 

这是与美莱相关的第一个消息。

 

还有一个消息是这样的——“因为长得丑被校园霸凌10年,换头后逆袭成校园女神”。消息发布方为宁波美莱医疗美容门诊部。

 

内容说的是一名叫林周京的高中生,因为长得丑,被校园霸凌10年。她后来通过学习化妆,Get了逆天换头技能,丑小鸭转身变身白天鹅,转学直接成了校园女神,爱情友谊双丰收。

 

这两个视频在网络上被疯狂吐槽。网友的关注点为,这种离奇且荒唐的故事,竟被用来作为美容的宣传广告,与大众的价值观完全违背。

 

专家说法:传媒人士陈伟明表示,对于医美,可以在社会价值、社会公正性等层面存在争议,但是不能在审美上出问题。医美互联网平台得代表先进的美学生产力,但是从与美莱相关的这个广告里,观众感受的是廉价的气息,品牌首先要做的是构筑自身形象,这种传播,没有,体验很糟糕、存在美誉度损失的风险。

侵权

更美APP遭众多明星起诉。

 

数据显示,近年来,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更美APP主体)被包括唐嫣、冯小刚、张柏芝、靳东、黄晓明、佟丽娅等在内的十几位明星起诉,案由包括肖像权纠纷和网络侵权责任纠纷,赔偿金额在几千元到近20万元不等。在与伊能静(原名:吴静怡)、刘诗诗(刘诗施)等明星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完美创意公司均被判定为未经同意使用其肖像照片,构成肖像权的侵犯。

 

与更美APP所在的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的明星包括马苏 、王鸥 、刘诗诗、李易峰 、张雨绮 、张艺兴、王一博 、秦岚、冯小刚、刘晓光、胡杏儿、张柏芝、王蒙蒙、李小璐、唐嫣、张燕、张予曦、黄晓明、佟丽娅、李冰冰、赵丽颖、靳东等。

 

外界认为,更美可能是为了省代言费,毕竟被起诉后赔偿的费用与明星的代言费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业内人士称,通过这些文章所吸引的潜在客户,背后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一定是远远大于侵权成本的。之所以敢多次侵权,核心就是处罚力度过低,侵权成本过低。

 

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分析认为,更美APP若要合法获得明星的肖像照片用于商用,需要一大笔资金,且明星将成为主动的一方,在合同条款各方面都会有限制,这不但大大增加医美平台的营销成本,也让他们无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广告。

 

而更美曾回应称,更美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明星照片将晦涩的医美知识通俗易懂地传递,使人们理性看待医美,建立正确的医美消费观。中国质量新闻网就此向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未得到回复。

造假刷评

新氧多次曝出造假刷评的现象。

 

关于新氧平台上机构的资质、虚假宣传、非规范操作、无安全保障的质疑时有发生。

 

新京报曾报道,新氧平台上客户的“美丽日记”、产品评价存在造假刷评的现象,有商家对假“美丽日记”明码标价2000元一套。在闲鱼等平台上存在提供新氧代运营服务的商家。在新氧上的美丽日记案例可提供购买,消息称,一般一个案例几百到一千多不等,且案例可以做很多个,常规素材需要医美机构自己提供,而案例购买则完全不需要。

 

图片

投诉平台上有投诉信息称,新氧不仅诱导评论,还诚意不足。有多位新氧用户发起投诉称,其上传的满足条件的评论一直处于审核中长达几个月。

 

此外,北京警方曾打掉过的黑医美,包括北京奥斯卡医疗美容、北京艾菲医疗美容等机构,都曾被新氧认证为医疗机构、正品保障机构。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显示,目前国内合规的医美行业执业者大约有17000名,但非法执业者数量超过150000名。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仅约1.3万家,其中有15%的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

 

在投诉网站,也有用户投诉新氧平台上存在的虚假资质问题,有用户发现实际操作医生与宣传详情不符,有用户核实后发现医师资质造假。

 

专家说法:在做大做强的过程中,新氧势必会遇到合作商良莠不齐的问题。新氧需要做的是擦亮眼睛,认真筛选,而不是将用户的安全抛之脑后。利用用户对新氧品牌的好感和信赖牟利,而这样的短视行为,是不能持久的。

图片

随着医美市场的扩大,更加庞大的数据量面临更大的挑战,如何在数字化转型中把握分寸感至关重要。医美行业的发展也到了监管的十字路口,需要多方的参与和技术的支持。所幸,随着互联网医美平台的兴起及监管的不断加严,医美市场加速出清,混乱的业态也正逐渐得到修复。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章很值,打赏犒劳作者一下

加入禁用词查询交流群

扫码加群,和同行一起交流心得

手机查询禁用词
  • 咨询

    •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
  • 小程序

    • 扫码打开微信小程序
  • 微信

    • 禁用词查询QQ群
    • 微信公众号
  • QQ群